织带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织带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长沙保卫战一场大火五年苦战四天失守-【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1:47:56 阅读: 来源:织带机厂家

湖南长沙是抗战相持时期最重要的战场,中日双方在此先后展开了四次长沙会战,中国军队取得了前三次保卫战的胜利,整整坚持了五年,但1944年的第四次保卫战却仅仅历时四天就告失守,实在令人扼腕痛惜。

一场大火揭开序幕

1938年10月武汉、广州沦陷后,中国的抗战进入相持阶段,主要战场也从沿海地区逐步转移到华中地区的纵深腹地。湖南位于武汉和广州两大城市之间,又是日军进攻西南大后方的必经之路,也就成为中日两军都志在必得的重要地。双方发生过多次大规模的会战,单单围绕着湖南省会长沙的争夺,就先后有过四次大会战。

1938年11月,日军挟攻占武汉的声势,继续南下,攻占湘北重镇岳阳,兵锋直达新墙河,直接威胁到了长沙。根据焦土抗战的战略,长沙随即开始进行了举火焚城的准备,11月12日晚焚城总指挥警备第二团团长徐昆接到日军已到新河的错误消息(实际是到新墙河),和警备司令部又联系不上,就以为警备司令部已经撤离,更加确信日军已经逼近了,于是就贸然下令放火。

这一把大火整整烧了三个昼夜,烧死的群众不计其数,全市严重受灾的房屋占90%,完全烧毁片瓦不留的达到60%,损失极其惨重。这场大火和花园口决堤、重庆大隧道防空洞惨案并称为抗战三大惨案。

真正的战斗还没开始,自己就阵脚先乱地发生了这样一场惨绝人寰的大火,实在令人痛心。

三次成功的保卫战

1939年9月,国际上德国入侵波兰,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国内汪精卫叛逃正积极策划成立伪政权,同时湖南江西地区中国第九战区部队相当活跃,严重威胁了日军占领下的武汉,因此日军决心发起长沙作战,消灭第九战区部队主力,打开进攻西南大后方的门户,动摇国民党政府的抗战意志,同时掠夺湖南丰富的物产资源,以战养战。日军计划投入6个师团约10万兵力,而此时在长沙方向的中国第九战区部队共6个集团军、18个军、49个师,约30万人。

9月中旬,日军从湘北、鄂南、赣北分三路进犯。第九战区部队凭借有利地形,逐次抵抗,且战且退。至10月上旬,日军虽然已经逼近长沙郊外,但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伤亡惨重,中国宣称毙伤日军4.2万人,显然是有所夸大了,但一般认为日军此战伤亡不会低于2万。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这么大的伤亡,在抗战初期也是很罕见的。正因如此,日军被迫从10月上旬开始后撤,中国军队随即转入追击,一直追至新墙河南岸,恢复战前态势。

第一次长沙保卫战的胜利主要是日军在战略上战术上的失误,10万部队就想在纵横400公里的广大区域围歼30万中国军队,而且还是兵分三路,实在太高估自己了,因此兵力不足就成了最大的软肋,进攻上难以迅速击破中国军队的抵抗,防守上对新占领地区甚至连一些关键要点都没有足够的兵力守备,因此侧后一再遭到中国军队袭击,导致攻击部队无法集中全力展开进攻,失败自然不可避免。

第一次长沙保卫战后,湖南战场沉寂了将近两年。到了1941年,日本和美国的关系逐渐恶化,走到了战争边缘,因此日军急于给中国一个沉重打击,从而能够从中国战场抽调出一部分兵力转用于即将开始的太平洋战场。

1941年9月,日军投入约4个多师团近10万人开始进犯长沙。在这一地区的中国军队共14个军、36个师,仍是大约30万人。9月7日,日军开始进攻。中国军队原计划在汨罗江南岸组织决战,但是这一地区距离新墙河一线太近,而距离后续部队驻地又太远,因此原来的作战计划无法实现,反而给日军抢占了阵地,将陆续赶来的中国军队各个击破。

雪上加霜的是日军又破译了中国军队的密码,掌握了中国军队的动态,能够有的放失地采取应对措施。比如74军兼程驰援,就被日军掌握了行踪,在春华山遭到伏击。尽管74军猝不及防地遭到袭击,军部都被打散,但毕竟是精锐,在这样不利的情况下依然浴血苦战,也让日军付出了不小代价。从整体上说,中国军队处在全面被动的地位,但抵抗还是相当顽强,日军很多战史资料都提到中国军队“抵抗极其强烈”,白刃战手榴弹战的记载也层出不穷。

到了9月27日,日军一部进入长沙市内,另一部进至株洲,看上去已经胜券在握。就在这时战场局势开始转变了。日军虽然进至长沙,但孤军深入,战线延长,兵力不足,后方空虚等问题也都暴露出来。第九战区已经陆续调集了约10个军的兵力于平江、浏阳一线,严重威胁进犯长沙的日军侧翼,同时破坏日军后方道路,使日军物资补给陷入极大困难。到10月上旬,日军只能被迫向北撤退,中国军队随即展开追击,于10月中旬追至新墙河,恢复战前态势。

这一战,中国军队先败后胜,前期失利的原因是兵力部署失当,预定决战地点选择不合理;后期转败为胜的主要原因是正面顽强抗击,侧后积极活动,使日军前进困难补给断绝,又面临受到侧翼夹击的不利态势,只能撤退了。

第二次长沙会战结束还不到两个月,日军又发起了第三次对长沙的进攻。一方面是为了挽回上一次失败的颜面,另一方面是为了配合刚刚爆发的太平洋战争在东南亚的进攻。不过这次日军攻势投入兵力只有7万人,明显少于前两次。中国军队认真总结了两次会战的经验教训,制定了逐次抵抗、诱敌深入、在预设战场四面合围的计划,也就是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提出的“天炉战法”。

1941年12月24日,日军强渡新墙河南犯,中国军队按预定计划,逐次抵抗逐步后撤。但日军进展很快,原来预定围歼日军的计划落空。1942年1月1日,日军主力逼近长沙,长沙守军第10军及第73军一部,顽强坚守,日军连攻三天都未能攻下。这时,第九战区和其他战区调集后续部队陆续赶到,对长沙城下的日军形成了合围态势,日军发现态势不利,加上连日作战伤亡惨重,补给断绝,只好放弃进攻后撤。这次撤退遭到了第九战区部队的围追堵截,加上正逢天雨泥泞,道路难行,原来计划四天撤回却整整走了九天,狼狈不堪损失惨重。至1月16日,才撤回新墙河以北恢复原态势。

这次长沙保卫战与前两次不同,采取了后退决战的策略,也就是“天炉战法”,在正面战场逐次抵抗消耗日军力量,为后续部队赶来形成合围赢得时间,虽然没能在最初预定的捞刀河一线实现合围计划,但最后到长沙城下,以第10军的顽强坚守实现了中心开花的战役企图。日军还算清醒,一看形势不妙就立即撤退,如果再耽搁一两天,恐怕损失还要大。这可以说是三次长沙会战中最为精彩漂亮的一战,特别是在太平洋战场上英美盟军一败涂地的情况下能取得这样的胜利,对于鼓舞整个反法西斯阵营的信心和士气意义十分重大。

最后还是没守住

第三次长沙保卫战之后,除了1943年11月常德会战外,整个湖南地区的战事基本上平静了两年多,直到1944年3月日军发动打通大陆交通线的“一号作战”。当时日军在太平洋战场已经节节败退。从东南亚到本土的海上交通线已经被美军切断,为了保持东南亚到本土的交通,日军大本营决心打通从越南经中国、朝鲜到本土的大陆交通线,来替代海上交通线。这条大陆交通线中,中国的河南、湖南和广西等地段还在中国军队控制下,所以日军这次作战的目标就是占领这些在中国军队控制下的交通线。这对于日本来说,是关乎整个国家命运的大事,所以整个“一号作战”计划投入的作战部队高达50万,不仅在中国战场甚至在整个二战期间都是日军规模最大的地面作战。其中用于湖南广西战场的就有36万人,在湖南地区的作战重点就是长沙和衡阳。而且日军对此次作战极为重视,连一贯轻视的后勤保障都进行了精心准备。

和日军的高度重视正好相反,第九战区从司令长官薛岳开始,从上到下都沉浸在三次保卫战胜利的喜悦和骄傲当中,认为日军连遭三次失败,已经不敢再进犯长沙,一派盲目乐观和轻敌。甚至在4月河南地区作战已经全面展开后,依然对即将开始的大战不作丝毫准备,对最高统帅部几次电令加强备战也都置若罔闻。

5月26日,日军兵分三路开始进犯。第九战区调集47个师约30万人,按照第三次长沙保卫战的策略,边打边退,逐步消耗日军,撤至纵深有利地区再行决战。但这次日军早有防范,集中主力于两翼,保障中路部队突进。由于这次日军兵力雄厚,而且准备充分,因此第九战区老一套的战法这回显然不灵了,到6月9日已经逼近长沙外围,6月16日开始进攻长沙。此时薛岳已率领战区司令部的大部分人员撤往耒阳,在长沙留下战区参谋长赵子立。

但是赵子立不是薛岳的亲信,所以他只负责联络,不要说指挥权了,就连建议权都没有。守备长沙的第4军军长张德能是薛岳的嫡系,根本不把赵子立放在眼里,对赵提出以重兵坚守制高点岳麓山的建议自然根本不当回事,仍然按照岳的指示将主力集中在市区。结果日军首先就攻占岳麓山,随后在这个制高点上架起大炮猛轰市区。在日军猛烈炮火下,中国军队的阵地相继被突破。18日,长沙守军第4军只能弃城突围,日军于19日攻陷长沙。

这一次长沙保卫战从进攻市区开始到最后被攻陷,只有短短四天时间。曾经苦苦坚持了五年的抗战名城长沙以这样的方式陷落,实在令人扼腕痛惜。主要原因就是薛岳以代表的第九战区被之前的三次胜利冲昏了头脑,思想上轻敌,战术上固步自封,照搬老一套,在长沙的具体布防上严重失当,这才导致第四次长沙保卫战功败垂成。

天津湿疹治疗医院哪家好

潍坊哪治疗白癜风好

成都助孕机构中心问询麻烦吗

免疫治疗是否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