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带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织带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长泾河畔的较量-【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9:18:47 阅读: 来源:织带机厂家

一、回乡遇冷

何汝文在省城一所大学读书,准备毕业后回家乡工作。可是他的恋人高梅却在他毕业前夕来信,坚决不要他回乡工作,什么原因,没有说明。何

汝文感到奇怪:高梅为什么不让他回乡?

何汝文忘不了他考上高中时,父母先后生病去世,他成了孤儿。就在他准备辍学的时候,同班同学高梅向当乡长的爸爸含泪恳求,希望乡里帮助

何汝文,让他继续学习。高乡长只有这个宝贝女儿,只好答应她的要求,发动全乡为何汝文捐助,又设法从乡里拨出一部分扶贫救济资金,资助他念

完高中,考上省城的一所大学,又顺利完成学业。学习期间,在乡幼儿园当老师的高梅热情如火地同何汝文书信不断,希望他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工

作,永远生活在一块。可是,当他大学毕业真要回家乡工作的时候,高梅为什么突然改变了态度?难道她已经有了另外的心上人?

何汝文怀着一肚子疑虑回到家乡,当了长泾乡政府的环保员。当天晚上,高乡长在乡宾馆请何汝文吃饭。他对何汝文说:“小何,你既然回来了

,今后什么事好干,什么事不好干,要听我的话。至于你同高梅的事,我要看你的表现和行动,成熟了,我会替你们办喜事的。”

何汝文听出了话中有话,但还是表示:“高乡长,我明白,我一定做好自己的工作。”

高梅陪在一旁,反应冷淡,很少说话,何汝文这顿饭吃得如坐针毡。吃完晚饭,高乡长要女儿再陪陪何汝文说说话,自己先离开了。高梅说,到

外面走走吧。何汝文知道高梅要同他摊牌了,他痛苦地点头同意,准备说声祝福,然后结束这些年建立起来的关系。朗朗月色下,高梅穿着白色套裙

,亭亭玉立,漂亮极了,只是一双眼睛十分忧郁。何汝文憋不住了,说:“高梅,有话你直说吧,我是有思想准备的。”

高梅看了何汝文一眼,眼神充满埋怨:“何汝文,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为什么要回来?”

何汝文心里发冷,但还是镇静回答:“我回来一是报答家乡对我的恩惠,二是能同你在一块。”

高梅摇摇头,叹口气说:“我爸爸前年从韩国引进一家化工厂,出了点麻烦事。你学的是环保专业,我怕你卷进去。”

何汝文警觉起来,问:“出了什么麻烦事?”

高梅说:“你不要多问,如果你要当我爸爸的女婿,你就得把眼睛闭上。我真怕失去你……”

听了这话,何汝文觉得刚才高乡长对他说的那番话有着明显的警告意味。看来高梅不是变心,而是担心随着他工作的展开会同她爸爸发生冲突,

影响到他们俩之间的关系。何汝文的心情沉重起来……

二、同学托付

第二天,何汝文来到小镇外边的长泾河,果然看到河边矗立着一座管道纵横的化工厂,一股黄色的浊水正从一根大管子往河里潺潺排放,散发出

一股刺鼻的气味。再看河面,水草不生,游鱼不见,成了条死河。他的心发颤了,记得读书时的长泾河,水又清又甜,小半天能钓上一小木桶鲫鱼,

长泾河在他的心目中是一条充满生命的河,一条给他快乐的河。可现在,他欲哭无声。

回到乡政府,他情绪冲动地对高乡长提出要求,政府要迅速督促厂方采取措施,不要再向长泾河排放有毒污水。

高乡长冷冷地看了何汝文一眼,说:“既然你看到了,我就把化工厂的情况告诉你。为了改变我们穷乡的面貌,我前年去韩国引进了这家叫金日

化工厂的外资企业。厂方每年上交乡里500万元,安排二百多个劳动力。乡里拿化工厂上交的钱修路,改造危险校舍,改善公共事业,让乡亲们受

益。金日化工厂是我们乡的财神菩萨,因此,化工厂的事你不用去多管。”

何汝文顾不得他同高乡长的特殊关系,着急地说:“污水里有毒,我们不能牺牲环境而去追求经济发展。”

高乡长说:“他们有国家排污达标证书,你要管也管不了。”

何汝文奇怪了,污水里明明有毒,怎么会拿到国家排污达标证书?何汝文立刻去县环保局,环保局领导为难地告诉他,环保局确实多次去金日化

工厂排污口取样化验,但主要指标都符合国家排污标准。

何汝文觉得也许是县环保局的化验设备差,就去化工厂排污口取了水样,带着来到省城母校。那里有国家最先进的化验设备,十分权威。可是出

乎意料之外,进行了多次化验,他的老师无奈地告诉他,水样达标。

正当何汝文十分苦闷的时候,他在办公室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的声音十分细弱,是一个女子的声音。他一听,身子微微颤了一下。声音再细弱

,他也能听出是高中同学田彩珍的。他在念高中时暗暗喜欢过她。田彩珍在电话里一面咳嗽一面说:“何汝文,你同我都是喝……喝长泾河水长大的

,因此我要向你举……举报,金日化工厂排出的废气污水都有毒!你要挺身而出,负起责任……”

田彩珍说话很吃力,何汝文听了非常揪心。挂上电话后,他急急赶到街东头的一座小院前,敲开小院门。开门的是田彩珍的爸爸,一看到何汝文

,他失神的眼睛流出浑浊的泪水来,说:“汝文,你来了,彩珍刚才拖着发烧的身子去街上给你打电话,想不到你马上来了。你快进去吧。”

田彩珍躺在铺上,瘦削的身子蜷缩在一条旧床单下。她脸色苍白,身子里的血快被抽光似的。何汝文着急地问:“彩珍,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

田彩珍说:“何汝文,谢……谢你来看我……”说着,她一阵咳嗽,吐出的痰里竟然有几丝鲜血。

田彩珍的爸爸告诉何汝文:田彩珍去年进了韩国人开的金日化工厂,先是身子消瘦,接着胸闷,浑身乏力,近来还咳嗽、吐血。老板见她不行了

,给了1000块钱,把她推了出来。说到这里,田彩珍爸爸蹲下身子伤心地哭起来,说:“万一彩珍有个三长两短,叫我怎么过日子呀?”

何汝文明白了,田彩珍在化工厂中了毒。

田彩珍喘着气,眼睛里喷着火说:“像我这样中毒的,还有十几个姐妹。韩国老板的心真狠哪,只顾赚钱,不顾我们死活。我们的事都托你了,

长泾河托你了……”

何汝文震惊了,说:“彩珍,我一定履行好一个环保员的职责。”

何汝文毫不犹豫地背起田彩珍,冲向乡医院。

医生对何汝文说:“这个田彩珍我们已经收治过,患不明原因的肺炎,住过十来天,没有钱就回去了。”

何汝文说:“她是在化工厂中的毒,钱由我来付,你们一定要治好她。”

医生脸色阴郁地对何汝文说:“我们还收治过十多位症状与田彩珍相同的姑娘,她们住了几天院,因没有钱也先后出去了。她们都需要继续治疗

啊!”

何汝文把田彩珍安排好后,按医生提供的其他姑娘的名字,一个一个去核对。果然,每到一家,受害姑娘都含着泪水向何汝文控诉韩国人开的金

日化工厂,她们在有毒环境里工作,一个个中毒了。现在,她们呆在家里,既痛苦,又焦急,不知该怎么办。

何汝文的脚步越走越沉重了。

三、围攻威逼

何汝文写了一份关于治理金日化工厂污水和赔偿受害职工的意见,交给高乡长。高乡长粗略看了一下,拍拍何汝文的肩头说:“小何啊,金日化

工厂是我们乡的财神菩萨,照你的意见办,还不把他们吓跑了?”

何汝文心中气愤,说:“难道老百姓的生命健康就可以不管了?”

高乡长警告他说:“小何,发展经济总要付出一定代价的,你可别意气用事。”

何汝文顾不得高乡长的警告,骑上自行车来到金日化工厂,同韩国老板朴成喜交涉。

朴成喜戴副金丝眼镜,很不情愿地把何汝文递给他的意见书看了一遍,抬起头用不大流利的汉语说:“很抱歉,何先生,我们的排污已经符合贵

国颁布的排放标准。”

何汝文沉着地说:“朴先生,厂里已经有十多个女工受到严重伤害,她们没有钱看病,只好躺在家里,这就是事实。长泾河里的鱼死了,这又是

事实。我希望你立刻拿出有效的整改措施。”

朴成喜阴险地笑了,说:“如果你能拿出金日化工厂排污不达标的化验证据,我同意你提出的意见。但是,如果你拿不出,我可不会再欢迎你。

是呀,何汝文已经去了县城、省城,都没有化验出个结果,他在朴成喜面前怔住了。

朴成喜喊:“送客!”进来两个身高马大的保安,把何汝文不客气地推出了办公室。

证据取不到,何汝文只得又去县城,向法院求援。他坚信法律是公正的,是弱势人群的最后一道保护线。他充满信心来到县法院,一个姓陈的法

官接待了他。陈法官看了材料,拍案而起。在中国的土地上,外国老板为什么胆敢如此肆意破坏我们的环境?而我们的姐妹同胞受到如此大的伤害,

地方官员为什么不闻不问?

何汝文情绪激动,提出要把韩国老板告上法庭。可是陈法官很快冷静下来,摇摇头对何汝文说:“你要打赢这场官司,一定要有水质污染化验单

作为证据。”

可是,到哪里去拿这样的水质化验单?何汝文无奈地返回乡里。

第二天,他刚刚上班,突然从大院里传来许多男人女人的叫嚷声:“谁叫何汝文?快出来!”

何汝文吃了一惊,急忙跑出办公室,看到院子里站着几十个穿着金日化工厂蓝色工作服的男女。何汝文不认识他们,说:“我就是何汝文,你们

找我有什么事,请到办公室坐。”

为首的一个黑大汉揪住何汝文,恶狠狠地瞪着眼珠子叫:“你小子吃饱了没事干是不是?为什么要去县里、省里跑,寻金日化工厂的茬?”

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工跑过来,“扑”的一声朝何汝文跪下,哭着说:“何汝文,我求求你,你千万别告化工厂,韩国老板一个月给我们近千元,

这工资哪里去赚?”

何汝文不理黑大汉,弯腰把女工扶起来,眼睛一红说:“我知道你们要活干,要挣钱,可是化工厂车间排出的废气和污水有毒啊!”

女工又哭着说:“可你一告,韩国老板说了,要把厂搬走。我们命苦,我们要钱,别的管不了……”

何汝文无话可说了,他的心头在滴血。

为首的那个黑大汉突然伸出拳头,朝何汝文脑袋狠狠一击,何汝文眼前金星直冒。接着三四个男人围上来,对何汝文一阵拳打脚踢,何汝文被打

倒在地,满脸是血。

高乡长得到何汝文挨打的消息,飞快地跑过来,大声阻止闹事的男子:“住手!”

动手的男子说:“我们让他清醒清醒,以后不要多管闲事!”

高乡长说:“何汝文有错也不能动手,你们胆大包天,竟敢大闹乡政府,该抓!”

派出所所长带着民警赶到,当场把闹事动手的几个男子抓走。

高乡长看见何汝文伤得不轻,用自己的小车亲自把他送到乡医院。

医生为何汝文清洗伤口,挂上盐水。何汝文提出把抓的人放了,高乡长说:“不能放,呆上几天,谁酿的苦果子让谁吃!”

何汝文觉得,高乡长这话有弦外之音:他何汝文也做错了,该揍!高乡长离开前又语气严厉地对他说:“何汝文,你看看,我们现在的处境多么

被动,化工厂老板有意见,老百姓也不乐意,你这个娄子越捅越大了,你真叫我失望!”

高乡长走后不久,高梅也得到何汝文挨打的消息,立刻赶来医院。看到何汝文脸上青一块紫一块,高梅抱住他哭着说:“何汝文,你为什么不听

我的话,为什么要回来?省里县里都管不了的事,凭你一个小小环保员,你管得了?你真是书呆子一个啊!”

何汝文看到高梅哭得像泪人似的,心里难受。高梅多次提起他不该回来,现在想来也有道理。他觉得自己此刻孤立无援。

新乡早泄怎么做检查治疗早泄大概得多少钱

上海哪家医院看湿疹专业湿疹属于什么疾病

引发垂体瘤的原因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