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带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织带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温州金融改革试验区路在何方

发布时间:2021-01-21 17:22:23 阅读: 来源:织带机厂家

温州金融改革试验区路在何方

专业人士指出,温州金融改革要想迈出实质性步伐,首先要实行利率市场化;其次,国有银行不要参股村镇银行,村镇银行由民间资本组建,风险自担;此外,小额贷款公司要适当降低利率,还利于企业,政府在税收方面给小额贷款公司予以优惠,适当降低小额贷款公司运营成本。否则,改革只会流于形式。  温州金融改革中一些偏离主题的思路和做法开始若隐若现,各方面都比较热衷于如何在这场改革中分到一杯羹。  国务院将温州作为试验区,是希望温州能够在民间金融的合法化以及建立中小金融机构服务体系方面为中国金融改革提供创造性的经验。如果偏离这个主题,这场改革注定会失败。  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的大幕已拉开,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是温州资本危机催生的。日前,温州对国务院确定的十二条改革试点任务进行逐项分解细化,排出了“一揽子”50多个试点重点工作项目,以及需要上级部门帮助扶持的改革项目,方案实施细则已报浙江省政府审批,至今尚未公布。与此同时,与金融相关的一些机构诸如金融研究院、金融审判法庭等也相继诞生。  现在外界关心的并非方案和机构本身,而是试验区金融改革的实际效果:改革对缓解温州中小企业资金瓶颈以及区域经济转型升级将有哪些促进作用?试验区究竟要选择怎样的路径?需要突破哪些政策?在推进过程中可能会遇到哪些难题?如何避免探索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偏离?能否为中国金融改革提供创造性的经验?日前,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带着这些问题前往温州进行深入采访。  小额贷款公司和村镇银行成“唐僧肉”  国务院确定的温州十二条“金改方案”强调加快发展新型金融组织,创新发展面向小微企业和“三农”的金融产品与服务,探索建立多层次金融服务体系。  根据这个指导思想,温州确立的目标是:2012年新增小额贷款公司30家,2013年总数达到100家,实现都市功能区和中心镇全覆盖,率先推出小额贷款公司主发起人入围资格招投标制度;完成农村合作金融机构股份制改造工作;2013年村镇银行等新型农村金融机构及分支机构,实现县(市、区)全覆盖,逐步形成多层次、广覆盖、互为补充、良性竞争的金融组织体系。  每一次改革总会伴随着许多商机和风险,新型金融组织的发展思路让不少温州老板对小额贷款公司和村镇银行充满了期待。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小额贷款公司和村镇银行等机构成了许多投资者热衷的“唐僧肉”。  5月16日,瑞安一家审计事务所的负责人郑先生向本报记者透露了投资计划。“我跟十几位股东正在筹建两家小额贷款公司,一家在瑞安,名为中欧小额贷款公司,注册资本金3.2亿元,计划今年9月挂牌经营。另一家在温州文成县,名为广纳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金1亿元,计划今年6月营业。”  记者问:“这么多小额贷款公司,有足够的业务吗?”  他的回答很坚定:“我们小额贷款公司主要配合温州金融改革试验区而成立,温州很多中小企业都存在资金瓶颈,只要我们的利率合理,中小企业自然会上门求贷。我们按银行基准利率的0.9—4倍执行,企业短期拆借都能接受。”  5月17日,瑞安市江南铝型材厂董事长陈月华也向记者表达了类似愿望。“现在做实业很辛苦,而且利润也低,如果有更好的投资项目,我们都想转行呢。现在大家都说做小额贷款公司好,今后有可能转为村镇银行,我正想跟几位朋友商量筹建一家小额贷款公司。”  不仅本土企业在筹谋切割金融蛋糕,外出的温商也在筹划回乡投资金融机构。前不久,浙江河北商会会长黄建厅在温州参加资金回流招商项目会时提出要成立温商银行,并联名10多位商会副会长起草创办温商银行的报告,递交给温州市政府,目前尚未得到批复。  条条框框有待突破  温州金融改革试验区方案实施细则至今尚未公布。一些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人士表示,“对这场改革不能盲目乐观”,“金改”还有几大主题需要突破:第一,民资参与金融改革,充当什么角色没有明确的定位。第二,标准设置不明确,究竟哪些门槛能对民资降低,尚不清楚。第三,根本问题没解决,没有搞利率浮动试点,仅靠登记公司、村镇银行、小额公司等形式,解决不了实质性问题。  5月17日,温州一位研究金融问题的官员跟本报记者探讨温州金融改革路径时指出,温州金融改革要想迈出实质性步伐,首先要实行利率市场化;其次,国有银行不要参股村镇银行,村镇银行应由民间资本组建,风险自担;此外,小额贷款公司要适当降低利率,还利于企业,政府在税收方面给小额贷款公司予以优惠,适当降低小额贷款公司运营成本。否则,改革只会流于形式。目前,温州已经出现“经济金融化、产业空心化、金融形式化、社会贫富化”的倾向。  瑞安市金融办副主任蔡余萍5月15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民间借贷登记公司”起初是瑞安跟浙大联合研究的课题,但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做起来。他认为,金融改革需要在政策、法律、税收等诸多方面实现突破,如超基准利率4倍时如何把控,税收方面如何突破等,但问题是县级城市在金融改革方面权力十分有限。这种资产管理公司相当于资金介绍所,“撮合”借贷双方,起到桥梁的作用,但不具备可持续发展的空间。这主要是因为,个人资金往来存在隐私问题,有些人出于安全考虑不愿公开化。此外,也存在资金无法收回的风险。因此,在企业或政府主导背景下的金融改革,首先要考虑安全隐患。  “现在最大的困惑是有些配套政策不设在同一级,许多方面需要加以突破与完善。金融改革首先要遵循市场规律,其次要拓展可持续发展空间。”蔡余萍说。  蔡余萍还就小额贷款公司转为村镇银行的可行性作了一些分析:村镇银行发起模式要有突破,要不然一些小额贷款公司不太愿意转为村镇银行。一是主发起人不愿意,因为受银行控制等于使主发起人失去话语权。二是银行作为主发起人,可把握风险,但村镇银行极有可能成为发起行的二级银行或分支机构,产品与银行没有差异化,服务也没有新意,这与村镇银行成立的初衷不相符。  蔡余萍的观点,在记者的采访中也得到了验证。与银行相比,小额贷款公司不具有吸存功能,结算系统也不完善,转村镇银行正是许多小额贷款公司股东们的最初愿望,而如今一些小额贷款公司并不太乐意转为村镇银行。  瑞安华峰小额贷款公司总经理陈林兴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小额贷款公司转为村镇银行不能冲动,制度如果不健全,将来会遇到更多难题。”  陈林兴认为小额贷款公司转为村镇银行必须具备几方面条件:首先利率要市场化。其次,存款结算系统功能要完善,还要建立风险系数,让存款者无后顾之忧。此外,主管部门意见要统一,不能各自为政。现在主管部门重视监控,但缺乏有效引导,疏于对民间借贷典型案例的宣传,类似立法可以让放贷者引以为戒,不要太贪婪,增强风险意识。  正泰集团企业发展研究室主任廖毅告诉记者,正泰集团也有小额贷款公司,但并不急于转为村镇银行。廖毅认为,按现行“金改”方案,小额贷款公司转为村镇银行,由国有银行发起,董事长虽由大企业的法人担任,而总经理和监事长由银行担任,实质上村镇银行最终成为发起行的分支机构,这种改革“换汤不换药”。  浙江河北商会秘书长陈千朗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道:“我们回乡参与金融改革的意愿还没消失,现在我正在酝酿一个实体,类似于金融公司。但目前关键问题是改革没有大的突破,小额贷款公司、村镇银行全国遍地开花,并非温州独有,而且温州在这方面没有太多的突破政策。”  在陈千朗看来,此次温州金融改革试验的重点不在于银行牌照放开,而是借温州试验区探索金融改革的路径问题,一些温州商人对此琢磨不透,现在几乎所有的温州老板都在翘首期待天上掉馅饼,“也许大家能从中得到一些好处,但这与改革主题并不相符”。  如何防止偏离主题  国务院将温州作为试验区,是希望温州能够在民间金融的合法化以及建立中小金融机构服务体系方面为中国金融改革提供创造性的经验。如果偏离这个主题,这场改革注定会失败。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温州金融改革中一些偏离主题的思路和做法开始若隐若现,各方面都比较热衷如何在这场改革中分到一杯羹。政府忙着增部门、增机构、增编制,有资金的老板忙着参与组建小额贷款公司等金融组织。此外,记者还发现,当地一些企业融资积极性在减弱,投资后劲严重不足,信贷有效需求出现萎缩苗头,开始出现由“银行不给贷款”到“企业不想贷款”的转变。如果银行资金大面积贷出困难,经济极有可能处于停滞状态。  据温州市金融办一位官员透露,温州目前有1983家金融机构,包括为数众多的典当行、融资公司、担保公司、小额贷款公司,还有大量的寄售行、咨询公司等,很多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擦边球”操作,“我们将引导它们进入类似的中介平台,对资金流向进行非现场监管,从而强化地方监管力度,改变民资‘金融脱媒’的乱局”。  温州一家地方商业银行行长叶先生向记者分析说,从中央到地方都提出来金融改革主要服务于实体经济,国有股份制银行对小企业发放贷款少,需要成立专营金融机构服务中小企业。而村镇银行、小额贷款公司等金融机构和组织的成立,正是中小企业拓宽融资渠道的一种方式。另外,民间资本管理公司和民间资本借贷登记公司的成立使民间资本更加阳光和合理化,这至少说明改革已迈出了重要步伐。  但叶先生认为,仅有这些机构还远远不够,他建议实施细则要有针对性,资产管理公司的股份不要专由大企业组成,要以私募基金的形式吸引民间自然人资金入股,真正让民间资本浮出水面。此外,对实体经济的扶持要分别对待,金融机构要考虑设立支持小微企业的专营机构,专门发放小企业贷款,利率低一些,手续简便一些,贷款发放额度大一些。放贷时要把企业情况调查清楚,包括其产业需要多少资金匹配,同时要劝企业放弃与主业无关的项目。因为温州实体经济的主要病根并非真正资金短缺,而是大多企业将资金转向别的投资项目,最终造成主业荒废或出现危机,产业缺乏升级后劲。  现在温州各界包括主管部门在内都很困惑。为了防止改革偏离,本月24日,中国人民银行在北京召开温州金融综合改革部际协调会,央行行长周小川在主持会议时指出,根据国务院要求,温州金融综合改革是一个不断探索的过程,需要国家有关部委和浙江省、温州市本着为实体经济服务、本着解决温州经济金融突出问题的态度,进一步解放思想、增强信心、减少管制、鼓励民营、支持创新、大胆探索,积极稳妥地推动改革顺利进行。他强调,国家宏观管理部门要加强政策研究和协调,温州的微观主体要发挥积极性和主观能动性,加快推动创新。改革成果最终要接受实践的检验。

靖西牛皮癣医院

库车白癜风医院

得了卵巢早衰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