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带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织带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钢铁水泥产能过剩未来企业是否有投资机会对讲机电池

发布时间:2020-10-18 18:01:42 阅读: 来源:织带机厂家

【尽管钢铁水泥等领域因为面临明显产能过剩,连带投资被舆论将小孩和脏水一起泼了出去,林毅夫却一直坚持认为,中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投资是稳增长的重要手段。那么,经济要增长,中国还有哪些投资机会?5月4日下午,北大国发院举办的“当前经济形势与政策:朗润园的观点”研讨会,北大国发院教授林毅夫、黄益平、宋国青,以及光大证券徐高博士,分别就中国经济目前的宏观走势、货币政策展开了热烈讨论。刚刚从福建、江苏等地调研回来的林毅夫教授,在演讲中首次核心分析了面临产能过剩,中国经济究竟还有哪些投资机会。林毅夫首先根据核心技术掌握水平高低分了五类企业,每一种企业类型,或者走出国门海外并购,或者在国内转型升级,除企业主动出击之外,都需要政府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经主办方授权,本网发布林毅夫演讲的摘录。】

黄益平(会议主持人)要我多谈一下投资的领域,我想谈的是产业升级,这方面的投资机会到底有没有。因为我们大家都知道,一说产能过剩,很多人认为投资机会就没有了,其实这种看法不正确。因为我们现在是中等发达国家,还有五类产业面临大量投资机会。

技术追赶型 利用后发优势

第一类,现在我们的人均GDP是7500美元,德国是40000美元,德国能有那么高的人均GDP,就意味着他们的技术和产业附加值比我们高。我们还在赶超阶段,在这个阶段里面,其实我们的投资机会非常多。比如说我们要产业升级和技术创新,那怎么做?

既然国外已经有这些产业,而且技术水平比我们高,我们就要发挥后发优势。就是到国外去并购,那些拥有先进技术的企业,不管是在德国、美国或者是在其他高收入国家,只要并购了以后就可以把技术引进来,我们的技术水平就能提升,我们的产业产品的附加价值就可以提高。

这方面我们的民营经济做了不少,比如说三一重工到德国并购了一些工程机械方面的企业。我到泉州也看到一家泉州工程机械企业,是做钻机的,国内的一部钻机是50万美元,德国的钻机是500万美元,功能是一样的。这家公司去德国,发现有一家公司已经发展到第三代人掌门,再加上经济形势不好,就把德国公司给并购了过来。

最近我到成都跑了一圈,有一家新公司专门做汽车零部件,他就到加拿大并购了一家专门做零部件的知名公司,同样的情形是,他们是第二代、第三代企业了,再加上发达国家经济形势不好,他们经营压力很大。我们国内的市场空间还非常大,并购过来技术也就引进过来了。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因为我们面临新常态,我们的经济相对疲软,但发达国家的经济比我们更疲软。你并购的前提是有公司愿意卖给你,如果没有就到国外去设立研发中心,现在发达国家就业形势不太好,失业率超过10%。你去有这种技术和产业的国家设立研发中心,就可以雇佣当地非常优秀的工程技术人员。

我最近跑了很多地方,发现有不少企业已经这么做了,比如说我们知道更多的像华为、中兴,到发达国家设立研发中心,这个例子很多了。

其实在传统产业里面也有,最近我看到南京有一家民营经济,做玻璃机械的,同样的情况,国内的生产价格低,国外的价格高,他们就到德国一个小镇去设立研发中心,雇佣当地的科研技术,一下子把自己的技术水平提高了。这是一个很小的公司,做得非常成功。

再有,我们过去的招商引资很管用,因为我们中国要是维持7%的增长,7%的增长代表什么?代表每年对世界市场的贡献率是25%到30%之间,因为现在国际上全球的经济增长率就在3%-4%,我们既使是7%的增长,我们经济总量占全世界的13%,对世界市场扩张的贡献率是25%到30%之间,还是全世界最快的市场。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每年从发达国家进口那么多产品,看到技术含量比我们高、附加价值比我们高的产业,这种情况下其实可以通过招商引资,把他们吸引到国内来生产。

吸引外资到国内来生产,可以帮助他们进入我们的市场,而且跟发达国家相比,我们的工资水平比较低,他到中国来设厂,在这种情况下他的生产没有下降,不仅可以进入中国市场,而且还可以很快在中国设立基地,他的产品可以卖到世界市场上去,这样的机会有很多。

比如说江苏太仓设立了一个中德中小企业合作园,专门吸收德国的中小企业到太仓来投资,2014年吸引了220家德国的中小企业,投资额一下子达到了20亿美元。这是很好的例子。

我觉得做这些首先要有市场,企业为主导,但是政府也要扮演重要角色,如果你要到国外收购,你要解决资金问题。如果你说要到国外去收购,在国外设立文化中心,你要解决的问题还包括外交签证的问题,包括法律、会计、金融服务的问题。你从国外招商引资同样面临这些问题,必须有园区,必须有跟他配套的工程技术人员,还有产权保护的问题,这是第一类,追赶型的。

技术领先型产业 仍要政府支持

第二类,我们现在是中等发达国家,其实也有不少产业和产品的技术已经在世界上领先了,或者说跟发达国家企业的技术差距不大了。这种领先型的产业,最明显的是家电产业。刚刚说了,我刚刚从福建回来,福建有一个民营企业生产汽车的挡风玻璃,他现在是全世界第四大厂。

这些企业既然已经都在世界最前沿了,他的技术和产品必须自己开发,但是他们的开发其实是有两个部分的:一部分是研究一些基础知识,产品是几篇论文。第二个是新产品新技术的开发,确实需要企业自己来做。但是基础科研不管在美国还是在欧洲,其实主要都是政府支持的。

我们国内也是一样的,比如说他们做玻璃确实做得非常好,他们每年在产品开发上面投资30亿、40亿,也非常多。但是你问他基础科研是什么?他也是跟大学合作,申请科技部的项目。跟美国也是一样的,他也在美国设立一家研发中心,那是美国的国家科学基金会支持的项目。所以一方面是要市场,和企业的主动出击,第二方面也要看政府给不给他支持。

这些研发中心可以设在国内,也可以设在国外。设在国外有什么好处呢?因为他可以跟使用者接近。也有一些这样的情形,比如说我们的厨房,厨具在国际上是领先的,不同的国家使用方式是不一样的,如果你在中国做研发,你就要遵循中国市场的需要。

为了进入当地市场,除了设立研发中心,有时候还有品牌认知度做努力。处于技术领先的企业,实际上与日本德国已经没有差距,这种情况下可以并购国际上曾经在这个产业领先的行业品牌。

在江苏我看到一家做婴儿推车的牌子,他的产品跟国外没有差距,那他在国外价格卖得低了很多,他最近收购了一家德国的做婴儿推车很有名的企业,当然还包括一些他们的设计人员,一下子他的利润率就高出很多,所以我想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投资机会。

这些机会是要企业主动出击,但是也要政府支持。比如说基础科研方面,如果在国外设研发中心,或者是购买品牌,也有人才的问题,法律的问题,隐私保护的问题和金融的问题,需要得到政府的支持。

退出型企业:向微笑曲线两端延伸

第三类,退出型的企业。这里面包括两个部分,一种类型是我们已经有品牌优势的,就是劳动密集型加工业,皮鞋、服装、小家电。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鼓励支持一小部分走向微笑曲线的两端,品牌、研发、设计,企业首先必须有这种能力,其次政府也必须支持他们升级。比如说他的研发人员、技术人员的需求是不一样的,那你肯定要设立一些职业培训学校,帮助这些企业进入微笑曲线两端。

加工部分有一部分可以用机器人替代,但是我觉得空间不大,如果用机器人替代成本比较高。所以我觉得这部分的产业从二次大战以来的情形看,也就是说最早开始日本做劳动密集型加工业,六十年代的时候产业转移,亚洲四小龙借用这个机会发展起来了,那些都转移到大陆来了。

我们现在也已经到了日本当年产业转移的阶段了。转移出去有两个问题。第一,其实大部分的台资企业,港资企业,已经转移到到越南等地方去了。我们大陆的企业在转移的时候比他们更为不利,因为他们是第二次转移,环境比较适应,我们是第一次转移,大部分老板在四五十岁,外语也不行。

第二是转移到哪儿去?早期第一批的像台资、港资,转移到越南、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但是你必须要考虑中国是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拿个比例来讲,水缸里的水满了,往水杯里面流,水杯一下子也满了。其实这几年越南、柬埔寨、缅甸、孟加拉,工资的水平比我们还低,但是增长的幅度一定不比我们慢,甚至比我们还快。所以现在已经转移到这些国家的企业,一般认为在那些国家顶多就是再待三年五年,也必须再转移一次。

因此在这样情况下,转移出去的企业我们必须帮他克服两点。第一就是再转移。第二,到底转移到什么地方比较好?

我认为非洲更好,年轻人很多,要到那么一个陌生的地方去,一家企业可能不敢转移出去,我觉得可以抱团出海,让我们政府跟当地政府讲好,设立工业园区,这样可以帮助我们转移出去的企业创造第二春。

可以帮我们将GDP(国内生产总值)变成GNP(国民生产总值),他们转移出去以后,附加值比较高的零部件,机器设备还可以从国内买,所以这种情况下会有利于我们转型升级的。这里面有不少是让市场做主的,但是也需要政府也发挥一定的作用。

第二个类型,我们过去的增长速度是10%,现在变成7%左右,一下子掉了30%,建筑投资行业出现了产能过剩。从我们国内的角度来看是产能过剩,但是它绝对不是旧的技术,因为大部分的这些产业,技术其实还非常先进,在同行业里面一点不落伍。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国内确实是产能富余的,但国际上短缺,我前面讲基础设施到处是瓶颈。

所以应该结合我们国家的一带一路的战略,一带一路是以互联互通作为抓手的,那国外要基础设施投资,一方面可能是把我们的产品卖出去,另外一方面可以把我们的生产基地搬过去,因为到处是短缺。这样可以解决我们国内富余产能调整的问题,当然也要解决人才的问题,资金的问题,还有法律保护等等这些问题。

弯道超车行业:大有市场

第四类是弯道超车的产业。最近出现了一些新的产业,它的特征是以人力资本投资为主,而且产品跟技术的研发周期特别短,几个月、半年,就可以研发出来,比如说像手机。雷军做手机只用了一年。另外互联网、微信抢红包非常热,但是抢红包这个产品是几个人两个星期设计出来的。由于现在电子信息产业出现了一个特色是什么呢?这种产品的研发是以人力资本为主,而且研发的周期特别短。然后这方面其实我们国内还是有优势的,因为我们有大的市场。

另外,如果是做手机硬件的供应商,我们国内各种生产配套齐全。所以在国内只要研发出来,用不了多长时间很快就会变成有竞争力的产品,所以我们有些产业上面确实可以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要把这种弯道超车的可能性用出来,当然一方面还是要有企业的积极性,第二方面政府也要有一些条件,比如说孵化基地或者是金融的支持等等。

战略性行业:要靠中央政府投入

最后一类是战略性的产业,它的特性是资本投资特别大,研发周期特别长。但是跟国防有关的,像飞机、超级计算等,还有一些核心芯片。其实它是不符合比较优势的,如果完全按照市场原则的话,企业是不愿意做的。这种产业要存在就需要中央政府的投入。

在这种情况下地方政府能不能做一些事?地方政府搞一些投资,让地方政府多做一些事,因为这些战略性的产业想要落地在什么地方,其实有很多外部性,因为有很多配件等等,需要其他产业配套。然后那些跟他配套的产业对他们当地的经济增长是有好处的。

另外这些核心的战略性产业有科研人员,他怎么安家,怎么落户,子女怎么教育的问题,我觉得地方政府也可以配套,我觉得把这些配套做好了,就能把战略性的产业吸引多这个地方来。那这个产业对我们国家的发展有利,对当地的经济发展有利。

所以我觉得我们确实就是像政府工作报告,以及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所说,作为一个中等发达国家,我们的回旋空间非常大,而且我们有利的条件、稳增长的措施很多,只要我们在认识上是正确的,不要不受一些似是而非的观念左右,利用好我们的现有的条件,保持7%的增长,在工作当中力争7%以上完全有可能。

福田复印机出租

稻草打捆机

玻璃钢管道厂家

多功能会议桌升降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