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带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织带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武汉服装业崛起女婿力量女婿要闹革命

发布时间:2021-05-16 01:10:02 阅读: 来源:织带机厂家

家族企业中的“新老更迭”总少不了故事,如果这位接班人是一个女婿,情况就更微妙。福布斯首次发布的中国家族企业调查显示,“企二代”中的女婿力量正在崛起。记者发现,在武汉的服装行业中,一些“女婿老总”已开始掌舵,并试图带领家族企业向现代企业转型。

根据《福布斯》杂志的统计,在国内2272家上市企业中,1268家为民营上市企业,这其中460家为家族企业,占民营上市企业总数的32.68%。而最近5年,一共有370家家族企业进入资本市场,呈现出井喷之势。从数据上看,上市家族企业的总资产回报率达到了6.66%,这明显要优于国有上市企业的1.75%、上市非家族企业的2.82%的回报率。

据统计,在这些家族企业的领导人中,“夫妻店”最多,其次是兄弟关系,父子关系、母子关系。但是在460家上市家族企业中,只有21家公司的创始人传位给了下一代,仅占4.57%。值得一提的,“女婿力量”正在崛起,这似乎是膝下无子的企业家们不得不面对的选择。

环顾武汉的家族企业,进入“接班期”的行业并不多。中国最早研究家族企业的学者之一、江汉大学文理学院院长、湖北省社科院硕士生导师甘德安告诉记者:“家族企业的发展周期,与地方民营经济的整体实力有关。武汉的家族企业发展历史较短,所以进入接班期的企业不多。”

而作为武汉昔日传统行业的佼佼者,记者发现,一些武汉服装企业已开始由“企二代”掌舵。武汉市服装协会负责人介绍:“大部分接班人是儿子,但也有几位女婿脱颖而出,已成为企业的实际领导人。”

“日本家族企业传位有长子、浪子、养子之序的说法,如果长子不中用,宁愿传给养子,主要是依‘法’而来;但中国的家族企业传位,传女儿不成传女婿,主要考虑的还是血缘因素。但是中国的‘女婿老总’多是掌管经营权,股权还由女儿掌管,这也使得女婿掌舵的企业具有更多不稳定性”甘德安说。

武汉“女婿老总”们的那些事儿

长江日报讯(见习记者蔡木子)三十几岁的他们,拥有留学背景,更曾拥有令人羡慕的高薪职业。现在,他们成了“武汉女婿”,并拥有了一个施展领袖才能的舞台:“原来我们只是企业的一个分子,现在要创造一个让所有分子各尽其职的系统。”

“凤凰男”落户服装厂

陈飞,现任武汉市合荣服饰有限公司总经理,他的岳父正是合荣服饰的创始人赵合荣。

“做服装企业,比在世界500强工作还累。”陈飞的求学生涯,一直十分优秀。1999年上海外国语大学毕业,2003年德国萨尔州立大学工商管理学硕士毕业,2004年任职世界最大的化工企业——德国巴斯夫有限公司全球营销经理,年薪50万人民币。

也是在2003年,陈飞认识了同在德国求学的、合荣服饰的独女赵静,俩人开始恋爱。2005年,赵静被要求回武汉接班,陈飞也主动调任巴斯夫上海公司。

“这个抉择确实很艰难。”陈飞告诉记者,“记得很清楚的是,2005年一年我就从上海飞了50多次武汉,这样一个传统服装企业为我开启了另一个世界。公司基础不错,这个行业的市场也很大。”

2006年,陈飞与赵静结婚,陈飞也正式来到合荣服饰,时任销售部总监助理。如今已成为总经理的陈飞主管经营,夫人主管设计与产品,俨然一副现代版的“男耕女织”。

落户武汉服装企业的“凤凰男”,还有武汉博美佳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潇。在新西兰留学并结识博美佳独女的李潇,经历与陈飞如出一辙。李潇坦言:“虽然‘女婿老总’的压力大些,但从不后悔当初的选择。能给我这样一个施展才能的舞台,我很感恩。”

女婿要闹“革命”

2007年初到博美佳任职人力总监,李潇便开始了他的“革命”。

“与岳母最大的分歧,就是在对待老员工的方式上。”李潇告诉记者:“很多老员工是跟着企业成长的,但是却不能接受新的管理理念和方式。岳母觉得他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但我更倾向于奖罚分明。为了这事,冲突不少。”

为了增加企业的利润,李潇提出由配货制转变为订货制,从批发转向零售。但这个提议又遭到了岳母的反对。“我曾做好了离开的打算。”李潇说:“所幸的是,经过多次交锋,家人慢慢地开始理解我们的观念。”

陈飞则在要求员工写“日计划”这件事情上,与岳父僵持不下。

“家族企业最缺的就是体制建设。”陈飞说:“我借鉴外企的做法,我要求员工每天下班前写今日工作总结,写明日工作计划,要细致到工作量、工作效率。规定晚上8点半交,谁迟到一分钟,即使是经理也要罚款100元。”陈飞的提议,起初得不到岳父的理解。多番解释后,才渐渐开始推行。

“还有更多的提议,被扼杀在摇篮里了。”陈飞介绍,“有一次,我提出在本省做自营试点的想法,被岳父否定,一度令我很灰心。”

不过长辈们也有“赌”对的时候。陈飞告诉记者:“我们都喜欢做时髦衣服,岳父就不看好市场,后来订货的时候真的遇到了困难。做企业让我更成熟,要学习调整自己的心态。”

没有控股权的企业领袖能干多久?

尽管女婿当政后,合荣、博美佳每年都以30%的速度快速成长,但这些“女婿老总”们却都经历了数年的考验期。李潇在2009年开始当政,岳母“垂帘听政”了2年;陈飞则在今年才开始全面执掌企业,爬到总经理用了5年时间。

还有一个颇让人尴尬的现实是,岳父岳母们仍保留着“董事长”的头衔,并高度控制着企业的股权。

“我现在一年的收入,不及在德国时的两个月工资。”陈飞坦言:“我现在也没有分红、没有股权。刚进企业的时候是说过股权的事情,后来就淡忘了。我也不好再提,钱的事儿提多了就见外了。独生子女在财产继承方面的问题会少一些,产权分配没有那么复杂。2009年,我甚至拿了上海老家房子拆迁的200万元,用于企业发展。只要我跟夫人一条心,把企业做好,产权的事情现在不用考虑。”

李潇则告诉记者:“我现在有分红,股权原则上跟老婆一样多,但控股权还是在岳母手里。”

掌握不了控股权的这些企业领袖,能踏踏实实干多久?

陈飞说:“现在,把企业做好,就是我的成就感来源。当然,一个现代企业应该是股权明晰的,我们未来也想向资本市场发展,这方面会逐步改进。”

专家提醒:家族企业经营模式要与时俱进

长江日报讯(见习记者蔡木子)“中国90%以上的民营企业是家族企业,但90%以上的家族企业是中小企业。”家族企业研究学者、江汉大学文理学院院长、湖北省社科院硕士生导师甘德安告诉记者:“在世界经济史上,特别是在中国特殊的经济发展背景之下,家族企业对于产业经济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但大多数家族企业,仍摆脱不了‘一大就死’的宿命。”

甘德安介绍:“由于中国在从计划经济时代向市场经济转轨的过程中,不论是资本、人才、信息还是市场等要素,都是极度缺乏的,只有家族这个资源能够有效地补充这些要素,让企业迅速发展起来。此外,中国的社会结构是由血缘、姻缘、地缘一圈一圈构成的,家族企业的形成与中国的‘熟人’社会不谋而合。”

甘德安认为,尽管现在出现了一大批“现代式”的家族企业,如已经成功IPO的诸多企业,但家族企业的弊端依然存在:“从身份向契约的转型仍是难点。虽然很多企业有了所谓的‘制度’,但在我们研究调查发现,很多创始人的意志还是可以轻易凌驾于制度之上,制度沦为了空谈和摆设。”

科学的股权结构、制度完善、监管机制,是甘德安给武汉家族企业开出的药方。“沃尔玛、杜邦等国外一流公司虽然也宣称自己是家族企业,但其实他们的家族占股权比例只有2%、3%,与中国意义上的家族企业已经不一样了。特别是武汉民营企业发展历程较短,在不断的市场化完善进程中,相信家族企业的经营模式也会得到优化。”

哈尔滨性病医院

湖南生殖器疱疹医院

南宁牙齿美白医院

辽宁皮肤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