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带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织带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女子回外地婆家过年上茅坑捂鼻子还担心人误闯-【新闻】深喉冲床

发布时间:2021-04-20 12:27:28 阅读: 来源:织带机厂家

女子回外地婆家过年 上茅坑捂鼻子还担心人误闯

上海女孩跟男友去江西老家过年被一顿饭吓分手的帖子,从年前火到了现在。据说有一亿网友参与了讨论,城市、农村、城乡差距,这些牵动社会各阶层神经的关键词,被迅速点燃,成为猴年开年最火爆的话题性事件。

回到南京,长假结束,那些跟随老公从农村回城上班的媳妇们,有怎样的经历和感触呢?本报记者采访了一些嫁给外地男的南京媳妇,听听她们去乡下过年有啥想说的。

上茅坑捂鼻子还要担心人误闯

主人公:Jessica年龄:26岁婚龄:半年

Jessica是个典型的城里女孩,从出生到上学再到工作,从没离开过南京。在与老公认识前,她只在小时候去过几次农村,很少与农村人接触。去年刚和丈夫结婚,在这个新年里不得不随老公回到湖北枝江的老家小住几天。不住不要紧,一住问题来了,而且是接二连三。

乡下厕所都是露天的,用旧砖头垒成半人高的墙,再开一个口子,算是厕所门,里面蹲的便坑是用砖砌的一个槽口,解完手后用土一盖,里面臭哄哄的苍蝇嗡嗡乱飞。Jessica在回忆时仍然痛苦不已,“解手时只能用手捂着鼻子,还老担心有人‘误闯’。”她说,所以每次上厕所,都要拉老公去“站岗放哨”。

吃饭也是大问题。新媳妇回来婆婆当然高兴,又是炒又是烧,鸡鸭鱼肉弄了满满一大桌。开饭前,Jessica就注意到婆婆家的饭桌很脏,油腻和污垢好像很久都没擦过,看着让人吃不下饭。饭桌上,婆婆不但热情地招呼媳妇吃吃吃,而且亲自动手一个劲往Jessica碗里夹菜。丈夫自然明白Jessica的想法,在南京的家里,基本上是不兴夹菜的,要夹也是使用公筷。

更让Jessica受不了的是婆婆时不时叫她干这干那,虽然只是泡泡茶、烧烧水这样的小事,但她感到自己整天被指使得团团转,心里老不痛快,“这些活我以前在家很少干的,有时我让老公帮忙做一下,他妈妈的脸就拉下来了。都说做儿媳妇难,我看做农村人的儿媳妇更是难上加难。”

好不容易把这个年熬完回到南京,她一路上都在心里暗自嘀咕:“我想我死活都不会再去婆婆家过年了。”

家里熏得要去外面住旅馆

主人公:王小姐年龄:28岁婚龄:3年

今年这个年,王小姐过得一点都不开心。大年初一那天,因为住哪的问题,她跟老公大吵了一架,躲在被窝里哭泣。当时先生留下一句话:要么下乡要么离婚。说完,甩门而去。

王小姐向记者描述了去农村过年的情景。从南京开车经过6个多小时的长途奔波,到达山东临沂下面的一个村镇。尽管男方父母热情招待,每次回家都是像客人一样对待,什么事都不让她做,可是她仍然觉得处处都别扭。先生的家很破,一家人挤住在一间大瓦房里。客厅摆个老式柜子隔了一张床,还有一间卧室。平时父母睡卧室,他们回家就让他们睡。“虽然是新被子,但是家里的那种发馊的怪味,还是受不了。”王小姐说。

每天吃饭,就蹲坐在小板凳上,守着一张用了几十年的高不及膝的旧桌子。“刚开始去农村,还有点新鲜感,时间久了就觉得没意思了。”王小姐说。乡下的生活简单而枯燥,不能上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很安静很传统。上厕所要到路边蹲茅坑,洗澡要开车到镇上找澡堂。“我不要在他们家睡,提出要去镇里住好一点的旅馆。他说,哪有儿媳妇回家跑外面住旅店的,不像话。可那种环境,真的住不下去啊!”说到这里,王小姐很委屈。

王小姐说,先生是一个很努力的人,她愿意好好过下去,只是一提到回老家,她就头疼。她知道先生是孝子,但是,希望先生也能理解她,毕竟两地的生活差异太大了,可以把父母接到南京来过年,或者多赚钱,把家里搞一搞。总之,再这样下去,她真的要崩溃了。

在冰冷的房间里冻哭了

主人公:贾玲玲年龄:32岁婚龄:7年

贾玲玲和老公没买到高铁票,愣是坐了6个小时的硬座到了武汉,再从武汉转火车去荆门花了将近4个小时,从荆门去到老公家还要在路上颠簸2个多小时,一共用了22个小时。此外,他们一路呵护的还有大包小包的年货。

贾玲玲老公家里冬天不生炉子,一家人就围个火盆烤火,住的是简易的二层楼,门窗不密封,阴冷阴冷的。“我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四面楚歌,脸冻得僵僵的,哆哆嗦嗦地蜷在火盆边,新买的一双靴子都被烤化了,害得那几天都没鞋穿。”除夕晚上,贾玲玲哭着给老妈打电话,说自己快被冻死了。妈妈在电话那边心疼得不行了,明年无论如何她都不回去了。

“那边还非常缺水,早上洗脸的时候丈夫的大哥用炒菜的锅给我烧了一盆洗脸水

,倒出来的时候上面还漂着点点油星。”贾玲玲洗完后,把毛巾一放,丈夫接着用那条毛巾擦脸。这还没什么,更让贾玲玲吃惊的是,丈夫的姐姐和两个儿子竟然还用这同一条毛巾、同一盆水擦脸,五六个人洗完后,这盆水还留着,喂鸡或是留着洗衣服。

结婚7年了,这是贾玲玲第二次去老公那边过年。开始几年,她以“孩子还小,不适合长时间乘车”作为借口,老公也不好勉强她,就一个人回老家过年了。当贾玲玲再次提到以后不想回荆门过年时,老公也拉下了脸,这一次,他是真的生气了,认为贾玲玲是看不起他家,“我们结婚7年了,你才到我家过了一个春节,我们村里人都笑话我和我父母。”这些,让贾玲玲两面为难。

嫁入农村感觉进了无底洞

主人公:田小姐年龄:33岁婚龄:7年

田小姐说,她的婚姻已经敲响了警钟。今年是她最后一次陪先生回家过年,因为如果2226年他再不混出个样来,两个人也就走到头了。

今年是田小姐和先生的7年之痒,7年前那个阳光、上进的青年吸引了她,让她不顾父母反对和他走到一起,并有了一个儿子。随着岁月的流逝,当年的激情和憧憬早已被心灰意冷和抱怨所代替。“我是独生子女,从小被父母当块宝,啥事都不做。可是到他们家里过年,就得干家务。”田小姐说,夫家住在江西农村,第一次去他家,住的是老房子,上的是农村旱厕。刚去第二天,先生不忍心看母亲洗衣服,就让田小姐去打井水洗。田小姐说,那么冷的天,手都冻僵了。而且他们家炒菜很淡,根本吃不惯,几天都不想吃饭。家里没地方睡,就睡到先生姐姐家。

田小姐告诉记者,这些还能忍。最不能忍的是,先生家里本来就穷,平时的人情世故多得要命,没有钱还打肿脸充胖子。一有事,先生就打钱回家。“平时我爸妈都贴我们很多钱,他们家一分钱看不到,我们还要倒贴钱给他们。过年下乡,走不完的亲戚、送不完的礼。儿子在南京红包能混几千块,到他们家就222块钱,孩子跟不是他们亲孙子似的。”田小姐显得愤愤不平。

田小姐说,同事每天讨论的都是包包、黄金、名牌,自己结婚到现在连个钻戒都没有。她说以前丈夫还有雄心壮志,现在感觉被他农村的那个家带进了无底洞。有点钱不是给老人看病,就是应付那些红白喜事,恶性循环。田小姐流着眼泪说,不愿意跟他去背负农村那个家庭的包袱了,“男人娶女人是用来疼的,凭什么让我跟你去吃苦?!而且感觉永无出头之日。”

多晶硅

中国国际招标网

项目信息网